【可穿戴领域,你最应该关注的人】



在麻省理工学院,Alex Pentland 是人类动力学实验室(Human Dynamics Lab)以及 Media Lab Entrepreneurship 计划的主管。平时他更喜欢大家称呼他 Sandy,然而他其实还有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外号“Grandfather of Wearable”。

Grandfather 这样的称号,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受得起的。之所以别人愿意这样称呼 Sandy,完全是因为他在可穿戴计算领域的高瞻远瞩。1986 年,从斯坦福大学重新回归麻省理工学院的他,启动了属于他自己的第一间实验室,名为 Looking at People。

30 年前,不要说无线网络,连互联网都没有真正出现,可穿戴计算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概念,而 Sandy 却要在这样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进行摸索。这个实验室,随着 Sandy 启动名为 Wearable Computing 的项目,里面聚集着后来在可穿戴领域名声鹊起的人,比如一代电子狂人 Steven Mann,以及负责 Google Glass 开发的 Thad Starner。 Wearable Computing 这个项目页面下,还能找到他们当年发表的论文。

1998 年,Sandy 在《科学美国人》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当时实验室所取得的研发成果。文章标题叫《可穿戴智能》(Wearable Intelligence),篇首语里写着,“嵌入超小型计算机的衣服、鞋子和眼镜,或许成为‘最聪明的’新时尚配件。”

文章里介绍了很多有趣的项目:比如 Vest Worn,功能就好像多啦 A 梦里的翻译魔芋,能够把人说的话转换成另一种语言;他们还让模特穿上电视记者的马甲,并在手套上镶嵌视频摄像头,而头上则戴着眼镜式头戴式显示器,看上去像是新新闻时代的记者范儿;还有能够直接扫描条形码的戒指,可以把人走路的步子转换成音乐的鞋子;还有用于社交用途的项链状的设备,可以显示自己的名字以及其他愿意跟别人分享的信息,参与 Party 的时候,会比较好用。

在这篇文章中,他明确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可穿戴设备不会那么打扰,让人分心,比起其他工具,人们就可能用更多不同的方式与它们连接。(这样的设备)就是你可以一直佩戴,并且改变你的认知和你的行为的工具。当我们适应可穿戴设备,并且用其改变我们的个人习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整体的文化也会为之改变。

他也预见在没有经过优秀的设计的情况下,可穿戴设备比如智能手表所带来的信息超载等之类的问题。

而现在,Sandy 以及团队孵化一家名为 Sociometric Solution 的公司,它专注“量化办公场所”这样前沿的研究领域。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该公司在员工的姓名牌中置入感应器,以研究工作场所的社交状况。姓名牌能够监控员工在办公场所是沿怎样的路线走动的,与哪些人用什么样的语气交谈。”

不管怎么样,如果你关注可穿戴计算领域的发展,那么 Sandy 是你最应该关注的人。

编辑:小洁

 


评论

© 数字娱乐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