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范儿的巴士站】


奥地利克伦巴赫小镇有着悠久的建筑历史,一年前,这个只有1000人的小镇,大张旗鼓地重建巴士站,本月已正式启用。

炫富呢?NO,人家就是浑身上下都文艺啊,这不,连个巴士站也不放过:嗯,没错,等巴士也要等得像个艺术家。

各路建筑界大咖闻风而来,各显神通,比如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和他的妻子陆文宇,日本建筑设计师藤本壮介(Sou Fujimoto),以及来自智利的史密里安·拉迪克(Smiljan Radic)等。


其实,关于巴士站的创意很多。比如巴西的足球门巴士站、日本的水果站:萌物龙猫为乘客撑伞遮阳避雨、迪拜带空调的巴士站一览无余地体现了他们热且富的气质,还有量体重,玩游戏,荡秋千等功能的巴士站。

克伦巴赫新启用的七个巴士站,相较上述创意,亮点在于设计的特例独行,毕竟汇集了七个国家的建筑大师前来作业,不说别的,起码植入了丰富的文化元素。

文章封面上的图,是日本藤本壮介的作品,它由钢条组成了开放式结构,设置了一条楼梯,登顶后能一览全村的景色

智利设计师斯米连·拉迪奇:“城市外景似乎是受保护的狭小内景的自然延伸。茨温格巴士站寻求表现这种家庭生活。”左上角是鸟舍。(在国内的话,可能需要加一张桌子,红中癞子杠,搞起!)

西班牙建筑公司Ensamble Studio的作品,由一层层未经加工处理的橡木板组成。

比利时建筑设计公司Architecten De Vylder Vinck Taillieu的作品,灵感源自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的画作。

设计师:挪威建筑设计公司Rintala Eggertsson Architects的作品,它不止是一个巴士站,还是网球看台。

俄罗斯建筑师亚历山大·布罗德斯基(Alexander Brodsky)的木塔巴士站,与大自然浑然天成。

王澍和陆文宇的业余建筑工作室(Amateur Architecture Studio)的作品,灵感源自一个把镜头对准周围高山美景的针孔照相机。

编辑:一舒

评论

© 数字娱乐节 | Powered by LOFTER